社情班主任

课题: 大沉船时代

开出的花谢了后揣着秋天闭口不言

林 誠司:

转自微博。

“无论bg还是bl,纯粹的傻白甜软萌毫无意义,迷人的是头脑智识、力量、个性、经历之间的相互吸引牵制排斥抗衡,身不由已被吸引的本能战栗,害怕湮灭自我的挣扎,在对方身上确认自我的欣喜。爱上他变得很低很低,从尘埃里开出花,但变得很低之前是高的,开出的花谢了后揣着秋天闭口不言。”



8.7关于edg的前线报告!





我不服!你们去lpl的都有返图!而我只有iphone拍的颗粒状照片!不服!图片不够字数来凑!想要强行给你们灌输一波昨天的文字版lpl!

传销一波:去现场吧!童扬的颜粉有福的!童扬的非颜粉会变成颜粉的!







1. 关于明凯
赛前10分钟。
明凯一坐下就开心的bb起来,这个人很会笑真的,而且刹不住,经常笑成猴子,多动得跟个meiko似的,然而至今不知道他在bb谁因为当时没任何人回应,这人自嗨十二分的可以。




2. 关于上野
过了一会。
童扬受到感染,扭头笑着跟明凯说些什么。
这时入座五分钟了,明凯盯住屏幕估计在考虑比赛,没看童扬只是嘴巴叨逼叨逼两下就转头和胖将军安排比赛,童扬则依然不停扭头和明凯说话。
我看不清但明凯估摸都回应了,因为童扬说话时就带笑,有时歪着头停顿一会像在听人说什么,接着笑容会变的更大。




3. 关于童扬
上场回顾。
vgrng我没看(陪妹子看水友赛),两三场团战精彩回顾都有纳尔,童扬饶有兴趣看了第一场,当时除了他还有一个队员在看,别人还看着的时候,童扬一脸“高冷一下”扭回头来,我猜这童无敌是觉得十分无趣:“并没有空中大四个啊这能吹?”
题外话-关于水友赛。
我妹子架不住俩小哥轮番轰炸,打了一场五个妹子对五个汉子的,如果有人在edg第一场后看到,是的辣个话最多最大声当众对琴女喊“你快走不然要被捅屁股”的野猪(打野猪妹)就是…




4. 关于田野
开场切镜头。
田野的脸例行第一个中招上镜,这时本来看屏幕知道要给脸部特写了的中上野都转了回来。
虽然厂长对着镜头憋笑,而童扬则是配着音乐抖动,但这里想分享的是,你们看到的田野冲着deft方向兴高采烈,有时是隔着deft和小胖聊,小胖这次上镜笑靥如花就是这种情况。
那一刻我是心疼pawn的,
躲过了一个电竞妲己,
躲不过另一朵社交金花。




5. 关于童扬2.0
开场切镜头。
你们经常看见童扬喜欢跟着开场音乐动词大词,事实上这个人没事儿也爱得瑟,说着话好开熏就颠一会,当然在meiko和clearlove的衬托下我荡依然静若处子(¿




6. 关于坐姿
比赛中。
pawn侧着脑袋额头反光(啥鬼,
meiko则半个身子跑到镜头外,
koro1全程倚着靠背(大家bp时经常见到)作大爷状俯视屏幕,
clearlove刚好相反趴电脑前抬着眼睛[瞪]住电脑,
因此桌子前面的显示屏上(就那个bp结束时显示选手所用英雄的地方),一个脑袋斜的pawn一个身子斜的meiko一个脸巨大的clearlove和一个脸巨小的koro1,deft成了唯一形体端庄的boy




7. 关于上野2.0
第一场结束。
选手们要站起来在台上遛遛。
本来和童扬聊天的明凯第二个起来,刚要离开座位了又突然回头,胳膊往童扬那一拐示意一下,和童扬说句什么,我猜就是招呼了一声说自己要起来,才转身和队友围到ab周围。
童扬很快也起身过去,接着按节奏是一阵关于比赛的日常叨逼。




8. 关于童扬3.0
分享少女荡:
第一场结束,斜趴到电脑右边把头埋起来,作上课睡觉状;
和队友站着休息,两只手互相握着背在身后;
大概开了个玩笑,笑着前倾身子戳弄一下小胖胳膊,自己笑的跟朵花似的(别问为什么荡荡是笑成花儿小明是笑成猴子);
回到座位左手托腮,把身子稍稍斜倚到左边,与左手攥着、同样把左臂撑在桌上的小明同学差别分明。




9. 关于上野3.0
队员回到位置上。
这次换成小明朝荡荡bb。
由于明凯的水放在右手边童扬一侧,他每次弯腰拿水的过程中,都要冲着童扬叨叨几句,直到身子弯到桌子下。
老爷爷童扬则看起来没说太多,保持懒散后仰坐姿,听着听着笑一下,再笑一下。
明凯自己说着也会忍不住笑,这人笑起来还容易摇头晃脑,扶扶耳机摇摇头,才能算是bb满意了坐正身子。




10. 关于上野4.0
全取三分下场握手。
童队和第一个人握手,队员们在后面排成一堆。
明凯凑的很近,用胳膊轻轻撞撞童扬,那种关系近的人之间的很平常的催促,“诶你握完了我赶紧的”的感觉。
然而高冷童握完手迈着完全让人望尘莫及的大步子,明凯在后面抬抬胳膊,前面人就没了,就落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人一个个握过去。




11. 关于童扬4.0
童少女再一发:
鞠躬后直播镜头就关了,edg队员取了统一的包回到位置装外设,荡荡以娴熟的八字腿少女坐,坐回了位置上。




12. 关于邪|教
高冷童队鞠躬后头也不回的,所以第一个坐回座位收拾。
而厂长最后一个收拾好,阿布折回来问了一声,厂长就立马从位子上掏出一个白色的大概是衣服塞给了阿布,阿布很自然的弯腰接过来,好像是帮着整理了整理。
the no then.
should i b sad?




13. 关于签名
请让我相信我被套路了。现场签名区写“两场bo2一个随机解说一个随机选手签名”,不少人看完第二场vgrng来排队,才知道是下一场结束领edg的人来签。

那更好啊,知道是edg的签本来一脸司马走回去的人被秒奶一口。这时不知为啥有人大喊“是胖将军”,所有人都和周围反应“哦哦小胖来签啊小胖”。

好嘛我看着edg比赛,决定在多看童扬一会和得到胖爹签名中选前者,于是,当看到工作人员从edg队伍里拎出田野和童扬往外带时,我整个人都是傻的。




14. 关于童扬5.0
我没提前排队,跟着童扬风一样跑出去,找早就在排队的我妹子。
然而新手机没她号码。(网瘾少年间只用qq交流)
跑几圈回来,算了要不到签名好歹拍张照吧,然后我第一次在五米处见到了活————的童扬。

我的天!!

帅!!
就一个字!!

我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但接着是强烈的打击:
这照片拍了些卵蛋怎么也拍不出活人五分之一的好看特别是周围妹子祭出单反而我上手机的时候。

真的,

这人,

右侧脸,

完美,

脸型,

完美,

眼眶深,

双眼皮,

眼角挑,

颧骨高,

鼻子翘,

唇形饱满,

唇角上挑,

颈部线条干净,

小臂上一点青筋非常性感。

他的眼睛有多吸引人我就不用说了,如果我是写手或画手,我会非常非常非常突出他的嘴唇颧骨颈部和手,见过他再不这么做的都是瞎的。
客观来讲,眉形一修弥补眼眉距离的不完美、着装发型妆容粗略打理一下、肢体和面部表现简单练习一下,绝对会是那种身形长相气质都非常非常非常讨人喜欢非常出众的,简单来讲就是能靠外形任性的,而且不只局限于国内审美,他的前女友都是瞎的。

半个艺术生决定对这种皮囊放弃抵抗。

舔几年都可惜了。




15. 关于童扬6.0
这人好看的要死要活,我的妈,我百分百这么觉得有夸张就跳楼,我要不这么觉得也不能就站在旁边倚着桌子看他看到签完所有人。
签你前他会先看你一眼,你跟他交流他含蓄但并不敷衍的笑一下,有粉丝玩笑嫌弃他签扇子找了个奇葩位置,他也一下子笑了出来。
我的站位得到的良好视角更tm惊人。




垂眼时用好看的手签名,抬眼时快速的和你对视一眼,听你说话眼睛变得亮亮的,再笑起来微微低下头咬住下嘴唇继续签。

我只是看着就感觉自己要飞。




16. 关于童扬7.0
有人想签两张,工作的小哥制止了本来要下笔的童扬。
听到那人解释说,是签一张给不能来的粉丝,童扬果断想再签,
然而被小哥从童扬手下一把夺去(这小哥的戏份怪怪的。
最后三个人有妹子拿了衣服签,这也是破例的,而且也没啥合理的人情理由,但俩小哥硬是没管,给童扬帮忙按平衣服,给签了;
最后一汉子一看,也想签衣服,小哥不乐意,汉子就不服了,说,“妹子都可以签”,
童扬朝想要驳回去的小哥轻轻按了按手,自己铺平衣服给粉丝签了名。




17. 关于男粉
捏着签了名的小纸片激动的转过身做了个无声尖叫口型眼睛笑成缝的;
签完名走到前面一堆照相的人的位置给自己和童扬一张表情生硬自拍的;
和我一起猥琐在立牌后巧妙绕开管理者(驱赶闲人者)视野,靠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盯着童扬发呆五分钟的
………
男粉们。
我想真爱是伟大的,可以让蓝孩子变身迷妹,让游戏宅熟练自拍,让大老爷们盯着男人发呆。

颜好任性有人爱。
你们知道我在说谁。




18. 关于工作小哥
“那边走,去看那个菜逼打solo”
童扬听了抿抿嘴,安静地当一个走在高他半脑袋的小哥身边的清瘦蓝孩子。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去看solo赛的童扬。
穿过一个廊道就消失的我荡。
以为能看一路却跟丢的我。
只有前两句合题目的我。
我需要被熏疼一波。




19. 关于田野
签名的同时solo赛。
早先的两名solo赢家,7:00和meiko打solo。
在找童扬时我跟出去后,童扬没立马到签名区,于是我又跑到solo区找人,看到meiko一脚叠着一脚,脚抖啊抖啊抖,身后簇拥着一团团的妹砸和汉砸。
然而我急着找童扬啊,听到一片妹子的呼声,就返回去签名区如上文痴汉了一波。
看完后跟到solo场所,meiko这把使用了暗凯,自己窝在椅子里,裤子短了一截露出脚踝,换了一个依然少女的腿姿,在泉水外开心的站着让暗凯扔棒子玩,而自己沐浴着怪姐姐们的目光。




20. 结语
万. 异地鸡拥有和睦而繁杂的队友关系。
兔. 见过活童扬右侧脸之前我是瞎的。
思锐. meiko只是个孩子,ballball怪姐姐们比如我放过这个未成年的感情生活😂

【黑暗势力】五个名字献给你


san lovelin cool gogoing cloud


五个名字献给你:

给美丽的曾经
那些沿途的风景
如今追不到的身影




2015.07.14

[浅水区] 听雪

其实就是个周记命题作文。
并不了解艾希背景只是与题目有种简单暴力的相容= =






-
-

古堡旧色褪掉成了青白,粉尘褪掉让唯一的尖顶更为瘦削。这是雪,镶到石壁上石壁就更冷硬,团在墙根墙根就更顽冥,攀到中心城楼上城楼就更苛薄。它们从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甜软。它们把两壁间的倾斜石道埋进自己的掌心颈窝,又同人们认为的那样洁白沙响。
内围走向外围,看到天有多远;外围踏向内围,意识到自己看得多远。雪从某个这样远的尽头来,冷峻山岩延宕不绝的黑影的尽头,或者从没有过什么尽头。至少听着雪打着急俏的旋儿落下时——它落地无声让大地也收了声——总察觉不到它的响动,却又时常好像骤风中冬日下每个漆漆山头之间都是它沉寂的呼吸,比尽头还寥阔的呼吸。
是的雪可以粲然光亮,也可以比黑夜沉寂,比白茫的天空漠然的楼筑比一切沉寂。否则它怎么降落在世界的最底。
所以她会想雪从别的世界下过来。沉静,那是它一路上冻结过数方土地,冻结了苍鹰的羽尖尘埃的气息,浅金的晨曦幼兽的足迹…它是凝结了太多生命的晶晶粒粒,她想到,然后晶粒吱响在靴底。总之都只是她想,在漫天刺骨飞雪中,在她还幼小时。但她从不会因雪想起荒唐的属于信教者的节日,因为那冰雪确实过于刺骨雪瓣也不够大片和绵软,也因为她家乡的日子总是如此——无非是泛光的地上的雪原,还是日光下泛光的落雪融进已足够宽阔的雪原。
她的家乡盛产冰雪。事实上所有的冰雪都是也只能是从家乡吹来的冰雪,她目光扫过因为冻结而显得更为坚忍苍白的城墙——至于这座遗弃已久的城堡今后又会建成只属于部族的城邦。
毕竟是城,就该有军士围聚的热闹;是雪,就该有雪中染霜的衣角。
她仿佛已经看到击败邻邦驻部后,她的族人她的将士将重新在城堡的古旧身躯里流淌。他们拿过古锈黄铜的酒杯,其中酒香郁郁过于厚重,他们不知道何谓美酿,他们捋开发髫猛地仰头将冰凉液体尽悉灌入,剩下只存于想象中的冰渣滓。贵族们饮酒啜着权力,这些蛮子喝酒却只图性烈暖身,然而他们能从大窖中找出的酒酿除了看上去颜色温红下肚来却丝毫不能使他们暖和。没有得到预想中浑身的燥暖,他们叮砰着撂了杯子倚到廊壁上,火把在头顶红脱脱摇动,照红了面庞上的高地——宽额、鼻翼和颧骨。一切就发生在那落雪的眼皮下那积雪的面皮中,他们在雪和白汽的薄壳下取暖涌动。
一晕浅光掺雪,落地琅琅。她扶住宽阔的斗篷帽兜另一手提紧弓箭,她图腾纹样金缕其间的长衣摆上结了好几个冰花,细小的脆响又攀着冰花振荡,箭尖寒光流转,也是同样。
她举箭,如幼年密林里母亲也是她的部族首领,陷在毛裘长衣里深邃目视下一般举箭。
她听鹰鸣,如冰凉午日身侧虬劲盘根上羽兽揪扯磨爪,而她第一次听说神迹总与阿瓦罗萨同行。
她也听雪在耳边,凛凛,绵密,脆响。如帐内火光摇曳母亲华裘紧裹无表情地替她理平绒被,首领的意志早已老去干涸,而她专注听大帐外风雪扑撞。也只有风雪年年来总是坚持无所谓地扑撞。帐内被映得红吞,风雪被映的红吞,于是她的整个不大不小的世界就是通红。
她只熟悉冰原中心的大帐,她总是从那冰雪面前显得无比轻薄的白幕里钻出来,又在幽暗的天色下提箭归巢去。
不久后她终于对部落外的他乡有所耳闻,这“他乡”也不外乎艾欧尼亚——Irelia背对艾欧尼亚的残花凉水冲进侵略军阵中蘸血成画;还有诺克萨斯——Raven杀伐沐血直至斜阳尽燃诛伐。
她能理解,她难得见到鲜活的自然的水,每见一条,它身上跃动的金色都令人快活得反常。她也认为有这种生命的家园值得守护。但她的夕阳从不艳烈枝草并不生花。对于这一点她不理解却可以心怀羡慕。
风捎走了她发丝上的雪,又卷来另一片星星点点,它们温驯而冷静的伏在发稍簌簌轻抖。
幼时的她真是太一厢情愿了,她甚至不知道艾欧尼亚的土地早已变得滚烫,艾欧尼亚的人民正是在诺克萨斯的隆隆兵骑下挣扎。有些春光急俏的景象她永远带不回家乡,有些壮烈也不是适合她的那种英勇:那黑铁围裹的壮烈是一种燃烧的欲望,但先祖的寒冰血脉只留下她披雪戴霜。从此她的回忆总是冰寒作底。至于现在,她又在雪中了,过去与今后只为了一族封疆。
她披雪戴霜。
于是她举箭,背朝弗雷尔卓德的冰封古木;仰头搭弦,巨鹰投下苍白的阴影,雪粒则在箭上落下巍巍的身形。
她想起自己也没听过雨是否如异乡人所说是万千虫鸣,她只懂得她的冰雪——她总是懂得——它们眼下最盛大的愿望和最静谧的幻想是铺埋这整个古城围邦。
雪在城墙在周身在脚下,旧的呼吸吐纳,新的在莽莽中冰粒般点点反光。
她阖眼,放任浸透冰寒的箭矢从弓子上离去前,手微颤着缓缓吐出一口气。她阖眼也听见它们的声息,听见雪沾在她颊上印下一片冷冰的微小痕迹。
就像听见了自己。

I will be back to you, find you, love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You'll get a rude awaken if u don't realize, who really loves u who lies.

-Perhaps one day i'll give u to the white rose.